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县市动态
锦屏:加大后续扶持 确保搬迁群众就业致富
  •   
  • 打印本页
  • 【字体:

为使搬迁群众实现安居乐业,锦屏县近年来在完成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后又将重心转移至加大对搬迁群众的后续扶持上来,写好搬迁群众就业创业“后半篇文章”。

锦屏县敦寨新城社区是锦屏县生态移民安置区和易地扶贫安置区,居住着从县内各地搬迁而来的1496户6362名群众,通过近年来的不断建设,这里已经发展成为街道宽敞、设施完善的居民小区,成为敦寨新城里的一张靓丽名片。走进新城社区,远远就能听到几家扶贫车间里发出的机器低鸣声,都是在赶制订单的忙碌景象。

新城社区党支部书记介绍道:“我们新城社区共有扶贫车间4家,其中有两家是易地扶贫搬迁后在这里创业的,这4家扶贫车间可以带动200多个劳动力就业,为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因家庭原因不能外出劳动的居民提供了就近就地就业的途径。”

贵州天和玩具制衣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是从固本乡搬迁到新城社区的,在搬迁居住后,他看到这里有很多赋闲在家的家庭妇女无法就业,加上他在外打工时积累的经验、人脉,又有政府部门对扶贫车间的大力扶持,在税收、房租等方面进行减免,这些让他最终决定在家门口创业,带领搬迁来的群众一起致富奔小康。

“创业的时候车间得到了政府的帮扶,像‘三免两减半’这样的政策,对我来说减少了很多的负担。还有妇联、工会等单位的支持,让我的企业开始走上了正轨,车间也搞得越来越好,现在车间人数已经达到了四五十人。”  贵州天和玩具制衣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高兴地说道。

扶贫车间的蓬勃发展,也吸引了很多社区里的家庭妇女来就业,加上计件的结算方式,让更多带小孩的妇女职工灵活安排作业时间,工作和家庭都能兼顾。

贵州天和玩具制衣有限公司职工说道:“在这里上班就是离家近,带孩子比较方便,收入也能够满足在家的基本生活开销。”

“在这里创业除了解决大家的就业难题,同时也让自己能够在社区里面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样就不用去外面打工了,大家都在家附近上班,可以把老人、小孩照顾好,这也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王林开心地说道。

在新城社区里,另外一家扶贫车间——双宝龙鞋业加工车间也呈现一派忙碌景象,负责人表示,他们是从敦寨镇地步村搬迁来的,依靠着在外多年的制鞋经验,他自搬迁到新城社区之后便有了开鞋类代加工车间的想法。说干就干、干就干成,在政府部门的扶持下,他的扶贫车间顺利地筹建起来,成为新城社区里第二家由搬迁群众自主创业的扶贫车间,解决了新城社区及周边村寨40余人的就业难题。

罗桥保介绍道:“我是2016年通过移民搬迁搬到这里来的  ,通过在外面打工十多年的经验,再加上这方面都有点人脉,可以接到来这边加工的单,现在我这有40多个工人,订单基本上都是做不完的,太忙了。”

大人们的工作有了着落,孩子们的放学后的去处又成为家长们面临的难题。为了破解这一难题,新城社区在小区里组织开办了一家“四点半”学校,作为保障小学生安全和健康的免费场所。社区里的小学生放学后,都聚集到这里,由专门的老师辅导作业、带领他们玩游戏等,学生们都能在这里玩得开心、学得用心。

“我每天都来这里做作业,做完作业之后等妈妈来接我一起回家,我妈妈在附近的水泥厂上班。”在写作业的龙洪波小朋友开心地说道。

在一旁的杨研小朋友也说道:“我每天都会来这里写作业,写完作业可以和小朋友一起玩耍,遇到不会的题,老师还可以给我解答。”

杨倩倩是新城社区“四点半”学校的老师,据她介绍,“四点半”学校刚开始开班时,很多家长都是抱着观望的态度,在看到效果很好后,于是都让孩子们到“四点半”学校学习,“四点半”学校的开办也为过早放学的孩子和由于工作而无法照顾孩子的家长解决了难题。

杨倩倩说道:“有些孩子刚开始来的时候比较害羞、腼腆,但是时间久了以后他们也会变得开朗一些,也愿意跟人交谈了,有些功课不怎么好的孩子,我们会单独地给他们辅导,成绩都会有一些进步,现在来这里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了。”

在“四点半”学校旁,就是敦寨新城社区的就业培训基地,据新城社区党支部书记向家发介绍,这里会经常组织开办一些劳务技能培训班,让搬迁来的群众能够切实掌握一项实用的技能,无论是外出务工还是就近就业,都能够站得住脚跟。

据统计,2018年以来,锦屏县根据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的培训需求和就业意愿共举办了服装制作工、家政服务员、中式烹调师、育婴员、养老护理员等多门技能培训班,培训3469人,培训后实现就业创业2647人。扶贫车间的开办扶持、就业技能的培训等拓宽了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就业创业的渠道,为进一步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服务打下坚实基础,确保搬迁群众在安置点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能致富。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推荐阅读

关闭
  • 解答浏览问题
  • 0855-8235320
  • 州政府微信
    关注黔东南州政府
  • 政府公报小程序
    关注政府公报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