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黔东南大扶贫>典型案例
好干部,我们不忍再留他!
  •   浏览次数:
  • 打印本页
  • 【字体:

“今年还想留他不?”

“想!可这么好的干部,我们不忍再留他了。”

一段令人意外的对话,来自下乡了解驻村干部工作情况的州政府纪工委书记刘良敖与州政府帮扶村——榕江县旧州镇原高懂中心村副主任、现任马安村党支部书记杨昌发。

村主任的纠结让人意外又感动,这个榕江县旧州镇原高懂中心村4731人留了还想留,却不忍再留的干部便是州政府派到高懂村的驻村第一书记——石庆祥。

2015年10月,一纸申请书承载着高懂中心村4731名村民的强烈愿望,层层上递,送到了他们的第一书记石庆祥的派出单位——黔东南州人民政府,请求州政府,让他们的好书记石庆祥留下来,继续帮他们脱贫致富。

为什么要留他?原高懂中心村的村民也说不全这干部有哪些好,只知道这个说话顺耳,办事暖心干部到村后,村里的变化多到说不完。

顺应群众的要求,服从单位安排,原本只需驻村1年的石庆祥,留了下来,开始了他为期2年的第二次驻村。

年年铺“沙” 这个书记有点“傻”

与如今的赞不绝口不同,2015年3月,当长期在办公室工作的石庆祥,一脸白净的出现在高懂中心村村委会时,村干部们暗自嘀咕:“这小伙细皮嫩肉的,哪吃得了苦,怕是来度假的。”

可到任石庆祥很快用实际表现消除了大家的质疑——到村不到12小时,石庆祥便主动请缨要求参与入户调查工作。耗时2天,与村干步行30多公里,初步完成了新合并的高懂中心村的摸底工作。这让中心村的干部们认同了这个工作主动、能吃苦、能战斗、对群众亲切耐心的新书记。

没过多久,一些脑子灵活的人却发现,这个干部有点“傻”。

高懂中心村村委会驻地马安村距离榕江车站仅有5分钟的路,县城的摩的师傅却没人愿跑高懂,“路上全是簸箕大的坑和碎石,谁去谁爆胎。”

进村不久石庆祥也发现了这一问题。为此,他积极奔走,多次到镇政府、县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打算申请资金硬化加宽该路。

无奈的现实是,该路作为在建的平龙溪水库的必经之路,常有重型工程车经过,工程结束前都不适合改造路面。相关部门给他承诺,水库竣工后,一定为中心村把路铺得坦坦荡荡。

“我们都灰心了,心想再等几年,水库修好后再申请道路硬化。”原任高懂中心村村主任杨晓桥说。可让万万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石庆祥便拿来厚厚的2万块钱交到他手里乐呵呵地说“买沙,铺路!”

这条因“公”耽误的路,在石庆祥的坚持下,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改善。

但由于工程车的频繁出没,路面磨损很大。因此,石庆祥每半年都要到各部门又游走一番,为村里申请下半年的铺路钱,近3年间,从未间断。

说啥成啥 他说的政策我们都爱听

“我们都爱听他讲政策。他唠叨的政策对咱老百姓有好处。”在村民村民杨胜全眼里,这个戴眼镜的城里干部值得依靠!

今年年初,杨胜全无意间给石庆祥说自己要养猪,没想到,在石庆祥给他详细介绍特惠贷的政策,并与村支两委帮他申报了5万的特惠贷作为养殖资金,与他同样幸运的还有60多名符合特惠贷放款条件的村民。

在高懂的村民看来,石庆祥向他们介绍的政策不仅能为他们一家一户的发展雪中送炭,还能为村里添桥、添路、添生机。

高懂小村4组、5组、6组,2000多名村民人员进出全靠一条坡陡弯大的狭窄便道,人车出行十分危险。陡峭的山路把山那头的2000余名村民隔绝在了脱贫攻坚的大道外。

为此,石庆祥带领村干部实地测量,不断写申请、打报告,一遍一遍地往县里相关部门反映情况,最终在县发改局,为村里争取到了项目立项,使得便道改道拓宽工程得以在今年7月份顺利开工,让2000多名被大山困住的苗族乡亲看到的脱贫的曙光。

马安村的小河上架起了石桥,高高的打摆村喝上了干净的小康水,家家户户走上了平整安全的水泥串户路,通过一事一议,100盏太阳能路灯也正在运往马安村的路上……

驻村以来,石庆祥带领村支两委用同步小康公共运行维护经费及第一书记专项经费计14万余元维护通村路、通组串路户。协调人饮工程、串户路等一事一议工程,做到项同申报、施工管理、验收全程参与。参加多项大中型项目征地、排解群众纠纷工作,让惠民工程顺利进行。

村貌日新月异,村民夸他感激他时,他却笑呵呵地说:“我也没干什么,全是如今的扶贫政策好!”

为民“讨”钱 这个书记太难得

“村里不少孩子营养不良,石书记就回凯里‘讨’了好多奶粉来发给孩子们,还全都是高级货。”在马安村人口主任陆宗礼看来,这个书记“了不起”——驻村以来,石庆祥通过联系民间的公益组织、爱心人士,源源不断地为高懂中心村的村民们搬去各种公益物质,改善村民,尤其是孩子们的学习条件。

向县里的房地产公司“讨”了2万多元的衣物文具发放给打摆小学和宰告小学贫困学生,向州里大公司“讨”了1万余元文具衣物看望打摆小学贫困学生……说起这些时,朴实的村里人形象地用了“讨”字,多少看不见的艰辛与不易,都在这形象的动词之中。

最让高懂的老百姓放在心头感念的是,2016年,石庆祥联系联系深圳公益组织“春雨汇”,为高懂小学的孩子们改造出一座现代化的操场。

验收仪式上,“春雨汇”的工作人员把3.5万元公益款交到石庆祥手里,村民们才知道,当初捐助方口头同意了捐助,但提出要建成验收后再发善款,考虑到高懂拙荆见肘的财务状况,石庆祥默默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3.5万,启动高懂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当天,被人敬了大半辈子酒的七旬老人宋老烈,佝偻着腰,端着酒杯颤颤巍巍地一定要用苗家的米酒,敬谢这个事无巨细“尽心竭力”为村里人争取福利的好干部。

情到浓时,老人拿起芦笙,步履蹒跚加入了跳芦笙舞的队伍,用苗家人最浓重真诚的形式对他表示感激。“那一刻我很动情,得到村民们的认可,让觉得所有的苦与累都值得。”

2017年,考虑到实际工作的难度,榕江县撤销高懂中心村,恢复高懂村、马安村、打摆村,石庆祥任马安村第一书记,继续为村里的建设奔走,而他为原高懂中心村争取的各个项目都在三个村稳步推进,老百姓的日子也日新月异地步步向好。

石庆祥还有一个职务——州政府办机关党委副书记、州政府信息办副主任,记者曾问他,2015年离开州政府去驻村时,心里是否有落差,石庆祥却笑说“当时心里全是如愿以偿的兴奋和即将参与历史的踌躇满志。”

原来,为了能驻村,石庆祥连续写了3年申请。

当国家提出2020年要全面实现小康,全面消除贫穷时,他很激动,觉得自己作为黎平侗寨走出来的农家娃,有义务回到农村,为这个大时代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让更多像他父辈、像曾经的自己一样的农村人过上好日子。

曾经,国家的发展,让他实现了理想;如今,国家的需要,就是他的理想。

吹着高懂村的风,鸟瞰着车江大坝,孤独的驻村岁月里,石庆祥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了自己的驻村感想,“民情,民忧,民难,塞满我的胸膛,压弯我的脊梁。驻村的艰辛让我体会到农村大课堂。”

曾经,石庆祥实现了初心,在有限的条件内,竭尽全力为高懂村实现了一个有一个的“想不到”的可能,给深陷贫困泥淖的村民点亮了走出大山、走向富裕的希望。

记者曾问老支书杨昌发,这么好的干部,今年为啥不留了?老人望着山上高高的杉树意味深长地说,“布谷鸟只有站得更高,才能唤醒更多的‘春天’。”(作者:王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

  • 解答浏览问题
  • 0855-8235320
  • 在线咨询
  • 州政府微信
    关注黔东南州政府